湖南爱法堂律师事务所

新闻动态

NEWS

专访伍昭律师| 追逐正义,他们一直在路上

时间:2020-06-11 19:14:31 浏览量:358 作者:湖南爱法堂律师事务所

编者按:邹华,一位八零后新生代农民工,因信任朋友导致400多万元工程款无法追回;伍昭,一位坚守正义的律师,为农民工讨公道开启五年漫漫诉讼长路。依法维权的艰辛难以想象,但他们依旧坚持在路上。


背信弃义 巨额工程款被拖欠

       2014年10月,邓聪挂靠湖南禹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包了五矿铜业(湖南)有限公司金铜项目部分建筑工程。同时又承包了十一冶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从五矿铜业金铜项目承包的所有强夯工程。

       通过他人介绍,邓聪找到邹华实施所承包的强夯工程,在口头约定部分价格后就要求邹华迅速参加开工仪式。然而,当邹华组织机械设备、人员进场施工之后,邓聪却没有履行诺言,既不谈价格,也不签合同,反而利用各种手段强迫邹华施工。单纯的邹华信任邓聪,安排十三个工人,三台机械不分昼夜地工作,用一年多的时间完成了所有工程。其间,邹华开具部分已完成工程要求邓聪签证,却屡遭拒绝。直到完成所有工程邹华找邓聪结算,而邓聪竟然威胁说“你找我要钱,我就要了你的命”。后来相关领导出面协调,2015年2月11日邓聪让项目施工员涂敏在原有工程量验收签证单上私自修改,将邹华开具的已完成的65800平方米的强夯工程改写为28596.25平方米,增加强夯置换面积1135平方米,并自行制定一张有涂敏签名的《强夯施工队费用》给了邹华,结算下欠工程款208183元。从此便不再理会邹华,也没有支付涂敏写下的结算欠款。

      万般无奈之下,邹华委托律师伍昭,于2016年7月22日向常宁市人民法院起诉。不曾想,这样一个简单的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竟然会持续五年之久。

                              

 道阻且长 追求正义障碍重重

      伍昭为了案件的调查取证,做了一年的工作,找五矿铜业和十一冶分别调取资料。然而,邓聪背靠强大的后台,在取证的过程中给了伍昭很大的阻力。通过一年的努力,伍昭取得了部分资料,向常宁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邓聪一审的时候提供了与他人签订的完成金铜五矿铜业强夯工程的虚假合同,而拒绝提供与邹华签订的合同。事实上邓聪并没有与邹华签订合同,还谎称合同被邹华偷走。开庭时伍昭提出鉴定文件生成时间,可审判法官表示这与原告方无关,不同意鉴定(发回重审时,再次申请鉴定获准,邓聪却拒绝提供原件),而且禹班公司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常宁市人民法院松柏法庭于2016年10月12日、2016年11月21日、2016年12月12日进行了三次公开开庭审理,最终判决禹班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邹华支付工程款1575334元及利息。

       邹华不服判决但苦于无钱上诉,禹班公司不服继续上诉到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的时候,衡阳中院承办案件的王姓法官通知开庭,在双方都到庭的情况下,王法官却说被告方代理律师的手续还没有办好,开庭时间被拖至第二天。开庭后王法官要求邹华本人到庭,但是当伍昭带邹华到庭时,王法官却又改口表示不用了,他已经发了裁定书,将案子发回常宁市人民法院重审。然而在裁定发回原审法院重审的同时,王法官又做出了一份判决书发布到网络上,判决禹班公司支付邹华工程款157万余元。从网上查询可知,该名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可能还做过有违良心和道德的事情,网络上还可查看到相关举报。后来经衡阳中院纪检调查,在其退休后同样给予了处分。

       案子发回到常宁市人民法院重审之后,禹班公司及邓聪一直没有向法院提供相关证据原件,并且不能对其不提供原件做出合理的说明。法官多次通知鉴定并释明却同样不予理睬,最后法官不得不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民事诉讼规则采信相关证据。2018年7月25日,常宁市人民法院最终判决禹班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邹华支付工程款2108008.09元及利息。

禹班公司不服判决,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衡阳中院经过审理,认为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关于“当事人对工程量有争议的,按照施工过程中形成的签证等书面文件确认”的规定,以签证单中涂敏手写计算的面积作为计价依据。同时认为一审对案涉工程量计算方式以及工程价款的认定不当,应予纠正。最终判决禹班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仅向邹华支付工程价款482554.59元及利息。


步履不停 维权之路仍在继续

        经过4次审判,工程款由157万元到210万元最终变成48万元,伍昭认为衡阳中院的判决有失公允,便直接向当时正在湖南督导的中央十六督导组请示。经过中央督导组批示之后,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迅速对此案给予重视。张经纬院长亲自过问,让法院纪检监察部的领导直接介入此案,并成立了专家组专门研究此案。衡阳中院的审判委员会委员、党组成员任副院长,花了十天十夜的时间亲自阅卷,手写长篇审理报告。之后,任副院长找来伍昭、邹华通报情况,表示该案承办法官在办理这个案件上确实存在严重的错误,他已经请示张院长,决定再审。不过此时,伍昭已经依法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衡阳中院己无权决定再审。在省高院再审此案期间,衡阳中院的张院长多次与省高院联系,请求将此案指令给衡阳中院再审,以便自行行纠错。

       湖南省高院采信了张院长的意见,将此案指定衡阳中院再审。再审期间,衡阳中院承办法官高度负责,与原承办法官再次去五矿铜业调取邹华为禹班公司施工的全部资料,及禹班公司与金铜五矿签订的相关合同、强夯置换施工图、验收结算资料、结算书等新证据,证实了邹华替禹班公司完成工程量达5283575.55元。可衡阳中院纠错时,只认定邹华完成工程量达5283575.55元,没有将该案继续发回重审来彻底纠错,而是撤销原所有判决,改变责任主体及诉讼费全部由邓聪承担,判决邓聪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邹华支付工程款1575334元及利息,禹班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目前,该案件已经暂时落下帷幕,通过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禹班公司及邓聪已经向邹华支付了157万余元的工程款。但是,邹华的维权之路依旧没有结束。经衡阳中院再审查明,邹华替禹班公司完成工程量达5283575.55元,禹班公司质证对其真实性不持异议。但邹华原来起诉的只是所完成工程的一部分,并非完成工程的全部。基于以上事实,邹华对经衡阳中院调取证据证实系邹华完成但没有起诉要求支付工程价款的工程部份可以重新起诉要求邓聪支付对应的工程价款。现在,邹华已再次向常宁市人民法院再次提起诉讼,要求邓聪支付余下的工程款。

       一件简单的民事案件耗时五年时间,经历六次审理,依法维权的艰辛可想而知。不过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法律终将还给邹华一个公道。

上一条:伍昭律师:持正不挠成大道,于无声处听惊雷

下一条:【最高院】将利息计入本金(即计算复利)重新出具借款协议书对借贷双方具有约束力